一叶岚渊

管中窥豹

©一叶岚渊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相声社初演

群里我们一边说三口相声一边跨年2333,也是很特别的跨年夜了,这还是车头呢!真车等明天沐和破的精致睡眠完成再说!敬请期待!

夕木:

@追梦赤鹅心  @一叶岚渊 是群里的沙雕三人接龙相声车 首次演出xxxx  是阿渊和破哥和我!这里只有上,下在明天——标题真的不叫这个名字。
雷狮很不爽。
也许在安迷修眼里他只是表现了对一位小姐基本的礼貌与尊重,但是那个小姑娘脸红这是实实在在被雷狮看在眼里的。
占有欲过盛在作祟,自尊心又不容许他上前质问,因为他很清楚安迷修这个死脑筋百分百会回答他:“我只不过是帮助这位小姐而已。”
说实话吧,雷狮挺想撬开安迷修的脑子看看里面装了什么,撩妹就知道撩妹,撩不动很悲伤,撩动了又发现不了无动于衷。


雷狮很受伤,mmp世界上的单恋者就没有一个有人权,受伤的雷狮二话不说扯上翻白眼的凯莉去喝酒,凯莉面无表情地听着雷大爷本月第三次倾诉那个骑士是多么无法理喻无可救药瞎了眼才看不上他人见人跪鬼见鬼哭的雷狮大爷。
雷狮喝了断片,凯莉见这人扑街,叹了口气熟练地拨通了一个人的手机,没过多久一个人穿过夜场舞池光怪陆离的人体,白衬衫,长着一张阳光帅气的脸,薄荷色的眸子,眯着眼谢了凯莉,抱起软趴趴的某个醉鬼,熟门熟路地拐进夜店后门离去。


雷狮很难受。
心理和生理意义上的难受。安迷修不懂怎么扛人,胳膊肘子老硌着他臂根,只是身上那点气味还让他很喜欢,他回想了一下,感觉像是超市里正打折的绿太阳洗衣液,他想安迷修也不容易,买洗衣液也省着,也就由安迷修拿胳膊肘子在他身上反复摩擦了。
这么一路摩擦下来雷狮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侧过脸瞄一眼,安迷修脸色忍耐得泛红,咬着牙,流着汗,抱住他的手指颤抖,雷狮心下一惊,想这是什么意思,安迷修是不是也对我有点意思,我要不要回应一下意思意思,想完就摸摸索索着靠近去蹭安迷修的耳朵,说,你别咬牙了,我就在这里,还忍什么。安迷修很不容易地转过头,声音带上颤动的哭腔,跟他讲,不是,雷狮,……你,你也太重了。


雷狮果断抓紧了他的呆毛:“放心好了,这下再重也掉不下了。”安迷修也很难受,他很想回头跟雷狮说,你到底醉没醉,没醉就给我下去。但是雷狮手里抓着他的本体,他不敢轻举妄动,愣是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挪动。挪着挪着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我要把雷狮搬到哪里去?
他又不知道雷狮家在哪个富人区,搬回家也不对,他邻居要是大半夜吃饱了撑的不睡觉看月色真美,却看见他抬了个半醉不醉面色微醺还衣冠不整的男子,同时他喘着粗气脸红扑扑的同样衣冠不整,那会怎么想?搞的就好像他和雷狮打了一炮一样,那可就尴尬了因为那样他就没有脸再见他邻居家的张奶奶了。
雷狮要知道他在想什么铁定一锤锤他脑袋上让他感受一下脑袋撞了雷神之锤的快乐,而且还要告诉他没有哪家老太婆大晚上不睡还他妈看月亮。
可惜雷狮不知道,他刚才被安迷修气的清醒些,但眼神却依然模糊,眼前仿佛有七八个安迷修在抖动蹦迪。他一看心一横,骤然开口:“安迷修!去迪厅......”安迷修乍一听就愣了冷汗直冒暗道你个小祖宗还有蹦迪的爱好,结果就听雷狮话锋一转,“旁边的小旅馆!”
我日?!文明的骑士被海盗吓得在心里爆了个粗。平静了一下,淡淡开口:“雷狮,你在玩火。”
雷狮:???玩什么火难道你想蹦迪吗?信不信我在你坟头蹦迪?我连在你坟头种什么花都想好了。


安迷修有点不好,自从两个月前他知道雷狮暗恋他以后他就处在一个纯情处男心整天怦怦跳的状态,天天半夜半夜躺在床板上想起这事来还能兴奋得跳下床鸡冻地做一百个俯卧撑加一百个仰卧起坐,因为他在两个月前有一个难以启齿的小秘密,那就是他对雷狮有一点非分之想,两个月之前的那段时间他每天愁苦地做一百个俯卧撑加仰卧起坐,碎碎念骑士道骑士道不能对恶党说不能再看恶党,结果两个月前中了大奖的安迷修晕晕乎乎天天脑内排练该怎么正式浪漫地和雷狮表白然后互许终生,不知不觉苟了两个月——怎么突然被邀请去开房!纯情小处男安迷修还没有准备好!委屈的安迷修被扯着呆毛威胁,又心虚又内心小鹿乱撞地忐忑地把雷狮带到了自己家,然后才后知后觉发现不太对。


雷狮也发觉不太对,说好的迪厅隔壁的小旅馆呢?这里怎么一点dj舞曲的噪音都听不见,他都准备好嗨起来了。再一看,噫隔壁怎么有个老太婆在看月亮...???
雷狮一脸震惊,安迷修更是一脸震惊,没想到真的撞见隔壁家十分早起的张奶奶了!!他尴尬的转身就想跑,但张奶奶却像是司空见惯一般大佬样摆摆手:年轻人快进去吧别在外面杵着冻着你小情人。
张奶奶这和想好的不一样啊。安迷修在内心默默吐槽,倒也真的习惯性拿出钥匙打开门关门走进卧室然后把身上所有东西都丢在床上——等下身上没有包 他把什么玩意儿丢床上了?
雷狮突然失重般悬浮三秒然后脸朝下撞上了柔软的床垫,懵逼了三秒酒算是彻底醒了。说到底酒不醒才有鬼,安迷修像晨练回家的老大爷慢慢悠悠迈着罗圈腿带着雷狮挪动,雷狮一路上被冷风吹被狗叫吓被吹飞的广告纸糊脸,还要看七八个安迷修蹦迪,他的大脑突然活跃起来,不醒才有鬼。


醒了酒的雷狮只觉得脑壳仿佛被嘉德罗斯那个小崽子的棍甩了实实在在的一下,痛还乱,懵逼了三秒看着面前的安迷修突然就想起了喝断片前这人如何无法理喻无可救药,看了看现在这情境这人总算被他弄进他魅力雷狮狮的钓人套路,当即调整好心态,回想自己观摩过的gvav卖肉番里面那些男男女女怎么躺在床上肉体横陈勾引人的,还有那些苦情戏里男男女女怎么在什么雨天哭唧唧地控诉傻逼对象的,旋即迅速酝酿了一双漫着水光迷离委屈的紫色瞳眸,醉酒后眼角带着浅浅的红折出一个勾人心痒的弧度挑着安迷修的心脏,躺在他安迷修的床上衣衫不整,紧身衣勾勒出优美的线条,裤缝线贴着从腿根直到脚踝,凌乱色情而又不失纯情童贞。见这傻逼中招懵逼不动了,雷大爷哼笑一声,迅速揪着骑士的衣领马上滚进床单,就这样骑在安迷修胯部,俯身撑在他脑袋两边,看着这人碧玉一样的眸子露出令人满意的情感,色授魂与际,恶向胆边生,一低头就啃上了这人的嘴巴,手胡乱地就摸上他裤裆。

评论(11)
热度(41)
  1. 一叶岚渊故辞久叹 转载了此文字
    群里我们一边说三口相声一边跨年2333,也是很特别的跨年夜了,这还是车头呢!真车等明天沐和破的精致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