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岚渊

管中窥豹

©一叶岚渊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回旋曲

小提琴安x钢琴雷,某天安迷修家旁边搬来了他的孤身一人的光。

采用片段式记录描写。可以看出《四谎》的影子,以此表达我的喜爱。

——————

Pieces*

1重逢

隔壁的房子里来了一位新的房客。

是谁呢?

安迷修看到搬迁的大车缓缓驶来,员工们整齐安静有序地从车上卸下主人的家具。

那所房子的院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名少年,墨色的头发在风下随朝阳的光轻拂,侧脸微微转过,朝向安迷修的方向望来,微抿的唇角,白皙的皮肤,稍微有些乱的刘海,下面露出一双难以忘怀的紫色双眼。员工推下一架大型的物件,用白色厚实的布遮盖捆扎着上面那大型的琴架,黑色光华反着的琴腿,下面的轮子缓缓有序地推动着——

是一架钢琴……

静默的音乐神在安迷修的视线里缓缓经过紫眸少年的背后,未经固定的白布在一阵风中飘扬起来,和风中的少年一起逆着那个早晨的阳光,投影在安迷修的眼中。

 

是他。

 









2“叩叩”

安迷修每天都会在自己房间练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般紧张心跳。

但是他故意把窗帘拉开了,窗格里对面是另一个男生的房间的窗帘,海蓝色密密地堆叠皱褶着,灯是亮着的。

少年的心怦怦直跳。

安迷修的鬓发有点长,在演奏时,被他用一只发卡别在耳后,露出光洁俊朗的鬓角和完整侧脸,他只开着一盏暖黄的灯,把自己的呼吸,调节地平稳了,轻飘飘浮着一点闪亮的灰尘的房间内他轻轻打开他的琴盒,取出属于他的那把珍爱的小提琴——被他称为“我的小姐”——在他的灯光下光润温暖。

琴弓颤扬,飘散着薄薄的松香粉末,如同光尘于他的琴声中泄下,夜色与灯光,未知的期盼,音色比以往更为柔和,小提琴手的琴声一直被赞誉着,丰润宽厚,在月光下仿佛浓厚夜色的延伸,在一个练习的日常里扩散着以温柔包裹的磁性。被一个人完完全全听见了。

有一片窗帘被一只手撩开了,夜色里有一双眼睛看向了一扇窗。














 

3对手

钢琴班的转学生、被女生们称为新晋钢琴王子的人朝他走过来,像一头年轻的狮子,眼里闪着好胜的亮晶晶的光,耀眼极了,一步步朝刚刚结束练习的他走过来。

“              ,                        ”*

 








4斗琴

高一钢琴班的雷狮和小提琴班的安迷修对上了,古老的音乐学院里的青春期们开始日日骚动,奔走相告,围观两位风云人物的斗琴成为学生们的潮流。那渴望变强的蓬勃张扬,在这边的冰润琴键、这边的枫木和弦节节攀升,对撞的乐音截然不同,在不断涌现的被牢牢把握的感性里各执一词,却又无间又默契地接连,吹着风在古典的走道、飞着鸽子的青瓦房顶,在整个校园流淌。

修长而分明的手指凝结着汗水,最终静静地悬停在琴键上方,钢琴师的黑色的短发早一绺绺的粘在了鬓角,哼了一声,把双手撑到琴凳,斜眼睨了一下不远处朝自己笑着的小提琴手,那个人耳朵后面戴着两只幼稚的塑料发卡,称着顺着额角下颌流下的晶亮的汗水和一张阳光温柔的脸,居然更加显得有趣和神气。雷狮一脸不高兴地遮掩了刚刚被这家伙的傻脸吸引到的瞬间,没说一句话地提了琴凳旁的包在一群密密麻麻蹭着外围的人里挤了出去,安迷修放松了一下持续紧张下颤抖的腕部,低头默默把他的琴收好在黑色的琴盒,出门朝雷狮的方向走了去。

 












5生病

“雷狮。”安迷修轻轻用肩膀推开房门,把餐盘放在雷狮卧室靠床边的书桌上,玻璃杯里澄棕的感冒冲剂腾着热气,他煮了粥,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做了让病人食欲增加的葱花蛋碎,撒在粥的表面一小层。雷狮躺在被褥里,脸颊发烫,病人的呼吸比往常急促些,鼻子塞着,没一小会会打开嘴唇吐气一会,察觉安迷修来了,默默用胳臂撑着自己坐起身来,强势地把药闷完结果还是在喝完以后不自禁露出豹经风霜的表情,被安迷修剥了颗奶糖强势地趁他猝不及防塞进了他的嘴里,雷狮眯着眼咂摸着糖块,慢慢嚼碎了咽下去,然后慢吞吞接过了安迷修捧来的餐盘,小口喝粥,安迷修看他这模样,居然想到了一连串应该和雷狮风马牛不相及的词,乖巧,可爱,让人爱怜。

等等,等等,我在想什么,太惊悚了。安迷修内心疯狂摇头。

蛋酥有一点点太嫩了,咸味有点不匀,雷狮默默地想。安迷修是有被——家——宠着的,对厨房没有格外有经验,但是因为这人本来就是个好孩子,厨房的技艺居然还是比雷狮这种通常都是独居生活的人好上那么一点点。他一抬眼发现安迷修以一种前所未有的令他毛骨悚然的恶心眼神看着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因感冒而发晕的脑壳让他的眼神里面的嫌弃被疲惫糊散了,显得有些软和干涩。













 

6拒绝

“那又怎样,安迷修。”“别用你那可笑的骑士精神来对我做那些事情,”我不要你的照顾和同情。雷狮狠狠拧着眉头,死死看着他对面的人,喉头拧着焦躁和厌恶和刺,想狠狠丢向这个自以为是的冲进他的世界的人,他稍稍抬头看了一遍这个人板起来的丑得要死的脸,他的绿眼睛,稍微有些乱的额发,被汗湿的衬衫领口,准备丢出的话突然有些难以说出,他又看见那双眼睛里闪动的落寞和失望,咬了咬牙,冷漠地吐出一句话来“令人恶心。”

 
















7自由

他的王子坐在钢琴前,在学院明亮净洁的音乐厅的聚光下仿佛发着光。

如同波涛般层次波澜迭起,他的手指在琴键上优雅有力而灵活,他弹奏钢琴,有极具层次的回声,暴烈如狂风骤雨,舒缓如缓风低潭轻起波澜,如同在怒涛中恣意的海盗,如同行走在旷野优雅的猫科动物,他的情感与琴,被他如此强烈地扭合在一起,迸发出极致的浪漫,在这其中,人们被他深深吸引,被他潜藏其中的他的只此的温柔俘获。

宛如光明本身,宛如美丽本身。

 









8相遇

“你是天才。”

“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一次少年演奏交流会里,你的琴声吸引了所有人。”

“后来我读了《小王子》,觉得你和你的音乐就像小王子一样,让人向往,不由自主地去追寻。”

“我学习小提琴从那时起有了朦胧的新的渴望,就是用我的琴,有一天与你重逢相遇。”

 

















9练习

和平的校园午后。

安迷修鼻子都气歪了:“雷狮你就不会在这个音降配合我吗?!”

雷狮满脸都是嘲讽,气极了:“你也不想想你的琴音僵硬得多么可笑!在脑子里好好想清楚!在这之前别想轻易对我下手!”

……

终于一曲完整合奏完毕,两人凑在刚好的录音前,结果琴房里两个大男生在不可置信的混乱里均不堪细听地捂着耳朵痛苦在地板上躺了尸。

“……再来一遍。”

“……好。”

 













10星星

“居然是燕尾服,我真低估你了安迷修。”

哪里,安迷修暗想,你最闪耀夺目,在我的眼中。他在某个夜市鬼迷心窍地买了一枚细长的黑紫色发卡,代替那枚被雷狮笑话过幼稚的蓝黄两色的塑料发卡,在最正式的演出中别上。雷狮眼尖,细细看着今天他的演出服,扫过这个人耳根后半掩的发夹时眼睛犀利地眯了一下,大跨步过去摁着安迷修抹过发胶的脑袋把那枚小秘密拉了下来,少年“嘶”了一声又疼又羞又气,小声叫着“还给我”,雷狮得意笑着说“不还”,稍微想了想,把自己一边的袖扣取下来,将那枚发卡别了上去,歪头朝安迷修笑得狡猾,把人看得脸红透了。

“现在你可没有选择了。”雷狮随即说道,从西装裤袋里摸出一对小东西,抓起安迷修的手放上去,“这是交换。”

手心里躺着两枚银色细长、尾端扣着细小星形的发夹,一蓝一黄的星星,金属的,在潮热的手掌心里闪着光。

 

另一个人身形坦荡荡,耳廓有一点点——一点点发红,转过身说:“走吧。”

 









11合奏

小提琴手一身剪裁考究合身的燕尾服,线条不偏不倚地勾勒着那个人身体的轮廓,将琴把握在预备的位置,后背的衣料绷起有力的皱褶,无论是和琴相称的好看的手,还是微微侧头看过来的翡绿眼睛都无与伦比地鲜明,站在比他稍微偏前的位置,挺拔而俊朗,是他从未见过的风景。

不知是不是因为光太亮,好像任何在平日里好好掩藏的东西在这个地方都无所遁形,细微到连对方眼睛里的刹那变幻、从哪里凝住的晶莹汗水、每一丝细微的表情都一边创造着、一边跟随着,清晰而动人心魄。

他站在那里,在这聚拢的灯光之前,在我和众多的未知之间。

有一瞬间不知怎的,他想起“守护”一词,与这景色相配。

 



















12求婚

“我爱你。”安迷修表情严肃认真,眉目间的认真简直到了性感,“雷狮,跟我结婚。”结果无比严肃认真地说出让人瞠目的话,雷狮哪尝过被安迷修震惊到语塞的滋味,他觉得翻腾着的话可能有“我们还是高一的学生”之类的混乱的错愕与下意识的拒绝。

结婚?典礼,花,父母,祝福,家庭。意味着哪些东西?他可是雷狮,他狠狠掐断了脑内翻腾的这些“不可能”“不存在”,细细咀嚼品尝着面前的青年对他的承诺,宣言,要求,脑内炸开纷繁的思绪想到安迷修的一切和他的一切,又好像什么也没想,感受着静谧与窗外透来的光中左胸激越跳动的心脏,越咀嚼越发脸红,但是目光根本不移开面前的面容半分,最后他目光灼灼,脸颊通红地盯着安迷修的眼睛,最后张嘴吐字,清晰:那么,“你是我的。”

不得了了。安迷修差点晕眩,他死死抿住嘴角,看住这珍贵至极,的炽热话语,他撑住这个严肃的表情以至于越发严肃到滑稽,眉头不自觉地抽动一下,努力不让自己傻笑出来,想回应,想回以千万句告白与誓言,却又觉得其实什么都不用,眼前他的最爱是他的一切,他憋得脸颊通红,表情却还是努力庄重,看得雷狮在说完那句话后双耳通红透亮,难得的羞耻中不自在地开心,心动,又羞恼。

 












13婚后(误)

嗯……雷狮想到了什么,格外坏地笑了一下,放着门口的安迷修进退不得,自己在琴凳上坐下,好整以暇,抚上琴键,放开清亮的嗓子,带着故意和促狭的端着的气势,手指在琴键跳跃着他的音符:旦那のアホ もっとか前 浮気するぞ?*听懂了的安迷修震惊之余面红耳赤,又臊地直接上前把钢琴前的他扳过来,直接吻了上去,舌头在他口腔搅出啧啧水声胡乱亲舔了一圈,然后气息不稳地分开,又觉得不够。

安迷修轻轻抵着他的额头,唇面又依恋着蹭过他的,低低地说:“……再说一次?”

雷狮小声喘着气低低地笑了,顺着便又说了声:“老公?”看面前人脸红得更透,羞地低头用毛茸茸的脑袋抵住他肩窝。

fin.

 ————

*Pieces在这里有“记忆的碎片”的意思,也有“乐谱”的含义。

*安迷修表面淡定看着人走过来,其实傻掉了,到现在也没想起来雷狮当时说的完整的话。【小剧场:雷狮不告诉他,咬了安迷修的嘴。】

*笨蛋老公,再多关心我一下,不然我就出轨咯?

出自《四月是你的谎言》第13集,和老公闹矛盾的纮子即兴作品。纮子版本气势超强非凡,公生版本童真清脆,雷狮则是用这个撩安的,采用公生的调,旨在威胁之余让傻逼安迷修过来和好。

————

发现正好在三月最后一天发出,那就以此作为对四谎的喜爱的致意,和对四月的到来的欢迎吧。如果有同样喜欢四谎的小伙伴,希望看得开心~

评论(9)
热度(80)